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从大佬到武林盟主 > 第259章 强得可怕(求订阅)
听书 -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259章 强得可怕(求订阅)

从大佬到武林盟主 | 作者:小楼听风云| 2020-11-18 13:31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张楚脱下身上的甲胄和里衣,露出一身精悍的腱子肉。

“来吧!”

他朝前方的三名八品千户够勾了勾手指。

这个手势,就有点侮辱人了。

三名八品千户的脸色,都浮起了些许怒色。

“那就请恕末将冒犯了!”

提剑的青霞门门人口头说着冒犯,手下却是毫不犹豫的一剑点向张楚的咽喉。

他一动手,另外两名八品千户也一齐动手攻了上来。

霎时间,刀、剑、棍,破空声阵阵。

张楚以一对三,却没有被动防御的意思。

他主动攻了上去!

只见他双手握拳,在瞬间轰出三拳,迎向三把攻向他的兵器。

“铛铛铛。”

拳头轰在三把兵刃上,发出的竟然是金铁相击声。

三名八品千户被张楚的拳头震退,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,都看到了对方眼神中的震惊!

这厮……好大的力气!

张楚没那么复杂的心路历程,一招击退了他们,紧接着便一跃而起,周身血气轰然爆发,在他身体四周勾勒出一条虎虚形影。

黑虎拳,猛虎跳涧!

“吼!”

张楚虎啸一声,双拳如虎爪,朝着使棍和使刀的两名八品千户轰然压下,气势凶悍无匹!

远处观战的三千厢军士卒,单单是看,就只觉得胆战心惊!

面对他的两名八品千户,第一反应竟然是想立马抽身爆退!

但当着三千厢军士卒的面,他们又哪有脸面退?

若是三打一还被张楚像撵兔子一样撵得蹦来跳去,那以后别说是在厢军立足了,只怕连头都抬不起来了。

二人一咬牙、一跺脚,不退反进!

“山来破山!”

“力劈万军!”

二人手中兵器一震,同样爆发出强横的气劲!

左侧的青霞门门人见状,一个箭步上前,手中长剑挑出一道直线,刺向张楚的肩胛骨。

“嘭。”

虎爪拍在长刀与铁棍上,发出剧烈的气爆声,强劲的反震之力,震得两名八品千户几乎抓不稳手头的兵刃,脚下更是稳不住阵脚“蹬蹬蹬”的向后退去。

张楚一招得手,眼角的余光注意到左侧的青霞门门人飞速靠近,落地的右脚猛地一踏地面。

暗劲在他脚下爆发,强劲的力道推动着他的身体向左侧翻转,右腿好似长鞭一般抽向青霞门门人的肩头。

青霞门门人见状心头大吃一惊。

他怎么都没料到,两个八品,竟然连缠住张楚一息都办不到!

此刻他若是继续与张楚硬拼下去,他的剑会刺到张楚身上,而张楚的腿,也会落到他身上。

张楚敢赤手空拳接他们的兵刃,显然是练了某种硬功。

他这一剑刺下去,不一定能伤到张楚。

而张楚这一脚若是落在他身上……

青霞门门人心思急转,就在长剑即将刺在张楚身上之时,他突然放弃了继续向前,身形一矮。

“嘭!”

张楚的右腿擦着他的发髻落下,狠狠的抽在青石条铺就的地面上,直抽得石屑纷飞。

刀子劈上去都留不下多少刀痕的青石条地面,竟被他这一腿抽出了一地辐射数尺的蜘蛛网裂痕。

“嚯……”

观战的三千厢军士卒齐声惊叹,声如浪潮、重重叠叠。

青霞门门人听到惊叹声,猛地一回头,瞥见了地上的裂痕,身上瞬间渗出了一层白毛汗。

张楚收招,身形向后跃出丈余。

落地后,他皱着眉头扫视三名面带惊惧的八品千户,心头对他们评价,又低了一分。

平心而论,他们三个的实力不算弱。

血气够雄厚,手头的招式也够精妙……不愧是吃刀头饭的江湖儿郎。

但他们三个的动起手来,总有一种束手束脚的小家子气,明明一招可以用十分力,他们却只能发挥出七分,就好像顾虑重重。

给张楚的感觉,远不及那些帮派中成长起来的入品武者狠辣!

帮派中成长起来的入品武者,血气不如他们雄厚、招式不如他们精妙,但不惧受伤,以伤换伤不过是家常便饭,杀得兴起,哪怕拼着丢一条胳膊,甚至是丢一条命,也要一刀砍死敌人!

这三名八品千户,就缺这么一股狠辣劲儿!

没了这股狠辣劲儿,再精妙的招式,也不过是花拳绣腿。

若是同品,李正杀他们如杀狗!

“罢了!今天就到这儿吧!”

张楚索然无味的摆了摆手。

他挑这三名八品千户出来给他搭手,敲打他们只是其次,最主要的还是想拿他们三个试试二重叠劲配合上杀招的威力。

但就他们仨这怂样,他不敢拿他们试了。

他怕一失手,把他们三个打死……

他在心里鄙视着这三个八品千户,殊不知他们三个心头也在吐槽他。

大佬,切磋而已啊!

你要不要这么拼啊?

打死人不偿命的吗?

还有天理吗?

还有王法吗?

不过,经此一回,他们心中再也不敢小觑张楚。

他们自己弱不弱,他们自己心头最清楚。

至少在他们曾经混迹的那个江湖圈子里,他们就算不是最拔尖的八品,也决计不是最弱的八品。

而张楚赤手空拳、以一敌三,还能压着他们打……

这代表什么?

张楚,强得可怕!

……

张楚下班儿,回到家。

一进门就望见知秋和石头站在梅花桩上,以桩功打熬着筋骨。

他低低的叹了一口气。

他真没指望知秋能练出个什么名堂。

但这个小女人,骨子里是真有一股子韧劲儿。

自从他教了她桩功后,她便每日早晚雷打不动的站上大半个时辰的桩。

以往每餐一小碗米饭的饭量,也变成了好几大碗。

好多次张楚瞧她都快吐了,还在硬生生的往肚子里塞。

他心疼。

但他也拿她没办法。

他是能强行让她放弃习武。

但她会一直为没能保住孩子而耿耿于怀。

时间长了,会憋住一身病来的。

他叹气着将公服脱下来交给迎上来的夏桃,想了想,拔出腰间的惊云,对准庭院角落里那些量力的青石条,暗中以铁骨劲一重的运劲秘法催动血气。

蓄势许久之后,他终于将全身血气化为两重暗劲。

一招爆发!

“斩马!”

他大喝一声,隔着丈余远,挥动惊云朝那一堆青石条劈去。

下一秒,就见一道长达丈五、庞大如华盖的斧形火红气劲,轰然劈在了那一堆码放得如同小山一般的青石条上。

“轰!”

石屑纷飞,扬尘飞扬。

整座张府,都在这一刀下剧烈震颤!

开山放炮都没这么大动静儿。

始作俑者张楚,自己都懵了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