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大梦王 > 六十九章:幻梦真情
听书 - 大梦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六十九章:幻梦真情

大梦王 | 作者:卿云之歌| 2021-01-14 03:43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黑夜带来恐惧,也给人带来放纵之心,太多寻常不可思议之事,借着夜色掩护顺理成章地发生。

迷迷糊糊之间,陈慕感觉到了有人压住自己,温温软软娇娇柔柔,发自本能地,他也抱了过去。

“坏人,还敢说对人家没感觉?”

似嗔似娇的媚语耳边呢喃,陈慕精神一震瞬间清醒,正要起身,又被压下。

“别动,还有其他人呢。”

“起来。”

“好了,是我主动的行了吧,谁叫人家莫名其妙地就爱上你了呢。总是想把一切都给你,现在,咯咯,也算如愿所偿了。”

“别太过分了。”

“就不。人家好不容易把你手臂压麻,任我为所欲为呢,这种好机会怎能放过?”

林云霄轻吐芳香,魅惑的声音钻入陈慕灵魂。下一刻,他只感觉凉风微来,衣服已被脱去。

“可恶,人家还是第一次呢,你也不知跟李落睡过多少次了,真是便宜你了。”

林云霄的声音越来越蚀骨销魂,萦绕空气诱惑了黑暗。陈慕的心理防线点点融化,最终沉沦在了软玉温香。

这是一场前世注定的邂逅,感情来得猝不及防,男女一见即是终生。她藏着忧伤,带着惆怅,遇见了朴实无华心愿保护她的男人,于是不再彷徨,不再迷茫,奋不顾身选择了付出所有。

当晨光再次照下,一切既定。

陈慕最先醒来,看清玉体横陈的荒唐心情复杂,趁江南知道前叫醒了女人。

“嗯~,不要了,人家很累,下次给你好不好。”

陈慕无奈,赶紧给女人穿好衣服。这时洞外忽然传来动静,他戒备着起身查看。

透过枝叶缝隙,陈慕看到了浅绿色的一道倩影,当即心神一跳,移开金合欢,眼前人儿让他如雷轰顶。

“落落?你怎么来了?”

“还说呢!平白无故消失这么久,能叫人家不担心吗?”

李落嘴上抱怨着,眼中却是藏不住的欢喜,收起了手中武器,上前抱住男人腰肢埋头男人胸膛,心中说不出的安宁。

“哟!亲爱的,你可以呀!大早上的竟然就在门外幽会情人?”

阴阳怪气的调笑声传来,陈慕听得头皮发麻,李落也抬起了头,看清对方模样脸色瞬变。

“林云霄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嗯?你是谁,认识我?”

“落落,我有件事请求你的原谅。”

李落小脸发白,咬着唇悲凄地摇头:“我知道,你不用解释,她是你未婚妻,是我插足了你们,对不起。”

陈慕闻言脸色大变,不善的目光看向林云霄,疑惑问道:“未婚妻?”

林云霄白了陈慕一眼,语气不屑道:“没良心的,现在才知道啊?不然你以为,真会有大美女对你这种不解风情的男人投怀送抱?”

“那你之前怎么不说?”

“说了还有什么情趣?你烂桃子的事自己处理好,完了跟我回去领证。”

“不要!云霄姐姐,我知道你们有婚约,但我跟慕是真心相爱,请你成全我们好不好?”

“呵?成全?两千万的和谐税我可以给你们交,但感情呢?我林云霄绝不容许自己的男人三心二意。”

“求求你,没了慕,我会活不下去的。”

“落落。你不用这样!”

————

“落落!”

“不要!”

昏暗的卧室里,李落猛然惊醒,神色恐慌心魂未定,胸脯起伏大喘着气。

“没事了,没事,我在呢。”

李落侧目,原来陈慕就在身边,抱住了她的肩膀温声安慰。她很快想起来,三人此时还在第二个梦境世界,睡前她给江南设定了记忆,又帮助陈慕压制梦力海,接着一夜缠绵精疲力尽,最终导致精神力跟梦力消耗一空,做梦也不足为奇了。

“我梦到她了。”

靠在男人胸膛,李落张臂地抱住了对方,低声说出了一句。

陈慕心头紧绷:能让三级精神力加上二级梦力的女人做起不受控制的梦,这得是多么令她刻骨铭心的人?一时间,陈慕感到心中闷痛,甚至害怕听到女人说起某个陌生的名字。

“不要想太多,过去的都过去了,你的今后属于我。”

李落心神一颤,反应过来男人想错了,有些好笑地解释道:“我没事,是昨晚消耗太大,所以意识失去控制才做的梦。”

“你知道我们陷入梦境的后果,轻则失去记忆,重则永远无法清醒,甚至死亡。以后,千万不要给自己思想压力了。”

“我也没想到,平白无故的就梦到了林云霄。”

“你梦到的是她?”

“还有你跟江南。”

陈慕大松一口气,哭笑不得地吻了女人额头,安慰道:“我跟她三岁就分开,至今都还没见过面,说不定她比我更抗拒这份婚约,你就别胡思乱想了。”

陈慕不想在这问题上深究,到时候回正京解除婚约自会说明一切。他也没有觉得婚约有错,这是他父亲生前定下的,已经在民事局备了案,按照帝国规定,在这种情况下,婚约双方算是准夫妻了。但当事人成年以后,且没有发生关系,也可解除。

只是一个梦,李落当然也没有太在意,反而是做梦本身让她警惕。她知道自己心里住下了人,本是可控范围之内的事。但解梦能力几近停止增强,是个严重问题,如果陷入感情无法自拔,势必会导致解梦能力衰减,加上她还拥有梦力海,稍不注意就会造成梦力失控梦境自生,这些情况对于她来说将是毁灭性的灾难。

沉默许久,李落不得不做出选择,她是认定了陈慕,但对于男人身边的其他女人,必须看淡,如此,纵使最坏的结果,也只不过是上缴和谐税而已。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是天文数字,但他们不差这点钱。而如果陷入感情纠葛,不仅是她,陈慕也很可能会受牵连导致梦力失控迷失梦中。

“老板,李姐姐,你们没事吧?”

两人看去,不知何时江南出现在了门口。陈慕飞速给李落拉了被子,转头面无表情问道:“有事?”

李落更是不解:“你怎么还记得我们?”

“我做梦了,很真实的梦,梦里还有一个从没见过的女人,叫什么林云霄。我本来睡在树洞的,一觉醒来回到了卧室。

我有点怕了,不知道到底哪边是梦。又有些兴奋,听说梦力觉醒的人都是这样分不清梦境跟现实的。”

李落苦笑,暗道昨晚的努力都白费了。很明显,一墙之隔的江南被她无意识地拉进了梦中。历经梦境苏醒,给她设定的记忆也消失了。至于那位林云霄,便是她潜意识想象出来的敌人。换句话说,是她给自己构想出了一个情敌,并全程目睹了情敌跟爱人如何一步步地走在了一起。

只有陈慕不明情况,他察觉枕边人梦力海出现混乱时候,立刻进行压制调理,短短几分钟,哪知道两女已经在梦中过了几天几夜?不过,至于江南入梦的原因,他倒是轻易猜到。

下意识看了怀中女人一眼,陈慕对江南说道:“我们还在梦境里,你也没有觉醒梦力。你不是说要梦游吗?落落已经帮你实现了。”

“啊?可是,我没想要荒岛求生呀!”

江南欲哭无泪:说好的富二代身份呢?说好的超级帅哥呢?全程就一个熟得下不了手的老板,还被妖艳贱货给睡走了。

“是我弄错了,不好意思啊江南,等下次吧,一定给你补上。”

“没关系了,我就想问问现实而已,刚才看了自己模样半天没反应过来呢。不过要是李姐姐有时间,能再玩一次最好不过。”

“先回房准备准备吧,天亮之前我们离开这里。”

“嗯?不抓坏人了?”

“我刚看了外面,出口在室内,窗外是丛林,还有水浪的声音,看起来应该是偏僻的海湾地区。有可能,就是犯罪团伙的巢穴。”

“是海岛。”

李落忽然接话,陈慕不能完全走出梦境观察,否则将找不到回来的路。而她做过梦,因为本质相同的原因,梦力会跟这幅世界产生共鸣,她的梦境,便受到了这幅世界的影响。梦中出现的隐身岛,必定是这幅世界所看到、然后映射梦中的产物。

简单来说,不止是她做梦,这幅世界也做了梦,并且双方的梦境相互影响。

梦境世界“做梦”是一个复杂的过程,可以说是脱离控制的梦境世界自我审查、不断修复、调整的体现。

圆梦师编织梦境,都有一个控制中枢。无一例外,脱控梦境的世界中枢都会演化成实物,绝大多数还是生命体,这样的生命体也叫世界之子。成熟的世界之子,称为愿力体,能够调动所在梦境世界的最大力量。梦境的自我维护,大多是他们在进行。

现实世界中,任何地点都可能存在无数梦境,就像是同位置的不同维度。李落之所以肯定梦境外是海岛,是因为梦境世界对自己所在的现实位置有某种特定感应,并且将这种感应载进了世界的潜意识中。

仔细回想了一下,李落继续道:“是一座孤岛,而且倒上有很多危险生物。”

江南惊呼:“我梦到的也是一座危险生物孤岛,有巨鹰、黑毛人、僵尸菌等等。”

“不错,从梦境世界的视角来看,岛上确实存在这些东西,但现实是什么物种还不确定。如果我们要离开,应该替换一些可以现实存在的武器出去。”

“替换梦境物品需要足够的质量,我们就一身的衣物和两把手.枪,先调查一下这幅世界有什么轻质量的武器,安全起见,准备好再出去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李落点头表示赞同,而江南更多的是兴奋。多在梦境一天,代表着她便可以多为所欲为一天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