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大明最狠一个山贼 > 第三百六十章 狗咬狗
听书 -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三百六十章 狗咬狗

大明最狠一个山贼 | 作者:一壶老鸟| 2021-01-14 03:54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靳家早已乱作一团,靳德忠回到家时,他二叔靳良辰正焦急不已地在照壁后面来回踱步。

  “德忠,怎么样了?”

  一见靳德忠回来,靳良辰便急忙冲过来。

  靳家其他人,也纷纷围了过来,都想知道外面的情况。

  靳德忠把周围的下人都屏退,只留靳良辰等几个族人,然后压低声音道:“二叔,临汾城肯定守不住,咱们今晚趁夜突围吧,因为……因为秦贼是冲咱们靳家来的。”

  “啊!”

  靳良辰脸色一变。

  靳德忠没空解释,接着说道:“二叔,劳烦你带一千两银子亲自走一趟南门,让南门守备刘方柏今夜三更给咱们开门。”

  “三弟,你去一趟昭元寺,把那里的泼皮无赖全都招来,包括刘大耳朵的斧头帮的人,就说今晚有活干,只半个时辰的活,一人五两银子。”

  “五两银子?”旁边一名年轻人瞪大眼睛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  “大哥,往日里咱们请那帮泼皮来办事,也就一人三五钱银子而已,这次怎的给到五两银子?太多了吧?”

  靳德忠摇摇头:“如今谁都知道城外有贼军,不开高价,没人肯卖命的。放心吧,待出了城,他们还不知要死多少人,没几个人拿得到钱。”

  “那好吧。”

  “五叔,你去一趟县衙,告诉王知县,周大福的事他也有份,让他赶紧找些衙役,今晚跟咱们一块出城。”

  “四弟,你去一趟城东三角街,把周大福一家给……”

  说到这,靳德忠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。

  “好。”

  “其余人等,马上收拾细软,只带银子,至于粮食……运到西街库房一把火烧了吧,不能便宜了姓秦的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在靳德忠的指挥下,靳家的人纷纷忙碌起来。

  与此同时,与靳家隔着好几条街的赵家,也开始忙碌起来。

  临汾城都知道,因为粮食买卖的事,赵家和靳家不对付,赵文圭一直想整靳良玉,只是苦于没机会而已。

  ……

  城东三角街,周家。

  靳德仁带着一群凶神恶煞的家丁踹开周家大门,像狼群一样冲了进去。

  没多久,靳德仁便在周家院子了跳着脚破口大骂。

  周大福不见了,周家二十多口人全都不见了。

  ……

  关帝军的炮轰一直持续到华灯初上,把临汾北城轰得千疮百孔才罢休。

  夜晚,关帝军就在临汾四个城门外扎下营盘,根本就不怕城内守军夜袭,只封死了临汾城的出路。

  一夜无事,但三更刚至时,临汾城南门城楼突然烧起了一团火焰。

  城楼内好像有火药,只听“轰轰轰”几声闷响,城楼的火焰猛地爆燃起来。

  封锁城南的是罗八,领一千十方营,城楼燃起大火时,罗八只观察了片刻,便立即下令全军出击,推进到城门一里外,彻底封锁出城通道,若有机会入城便立即攻进去。

  他知道,城内起火的原因只有两个,一是有人想趁夜出城突围,二是城内有人反叛,放火迎关帝军入城。

  城北,秦川披着一张毛毯,打着哈欠从营帐中走出来,看了看南边的冲天火光。

  “全军集合,准备攻城。”

  “是!”

  ……

  临汾城南,靳德忠面如金箔,冷汗直冒地望着城楼上的熊熊大火。

  他身后是靳家一百多族人和三百多家丁护院、五百多临时请来的泼皮无赖,还有临汾知县王忠君率领的一百多衙役。

  身前,则是不断有熊熊燃烧的木料滚落的城门。

  “靳公子,怎么会这样?”

  王忠君从马车上跳下来,挺着圆滚滚的肥肚腩挪到靳德忠身边。

  靳德忠摇摇头:“有人不想让咱们突围。”

  “谁?会是谁?”

  “不知道,可能是赵文圭,也可能是知府周大人,也可能是其他人。”

  “啊?”

  王忠君脸色惨白,手脚开始哆嗦起来。

  这时,东西两边的街道忽然出现星星点点的火把,还传来军队前进的杂乱脚步声。

  “不好,他们要置咱们于死地!”

  靳德忠脸色大变。

  话音刚落,就听东边忽然传来一声大喝:“大胆奸细,竟敢纵火作乱,引秦贼入城!”

  几乎与此同时,西边街道也传来另一声大喝:“前方乃秦贼奸细,格杀勿论!”

  “是!”

  一阵杀气腾腾的吼声响起,紧接着是一阵“砰砰”怪响。

  “不好,是弓箭!”

  靳德忠话音刚落,就有一阵嗡嗡的破空声传来,身后的数百家丁和泼皮无赖顿时发出一阵惨叫声。

  紧接着又响起了一片枪声,这是临汾城守军的三眼铳。

  靳德忠的人被打得措手不及,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,场面完全就是一面倒的屠杀。

  “赵文圭!周琛壬!你们几个卑鄙小人,我靳家与你们势不两立。”

  靳德忠两眼赤红,扯开喉咙朝着远处的黑暗大声怒吼。

  远处,几名或穿着明艳官服,或锦袍披身的人,正冷眼望着这一切。

  “周大人,通敌谋逆,可是满门抄斩的大罪啊,那边的人,只留几个正主就行了,其他人……咳,就地正法了吧。”

  “靳家从临汾搜刮粮食布帛,却只便宜了张家口堡和宣府那帮人,对临汾毫无贡献。”

  “周大人且放心,待我掌管了他几条线的买卖,自会留两成给诸位。”

  几人正低声交谈着,城北方向忽然有一骑飞奔而来。

  “知府大人,不好了,不好了,秦贼来攻城了。”

  “啊?”

  身居正中的一名大官猛一哆嗦,差点从坐骑上摔下来。

  “由何处攻来?”

  “北门、东门还有西门,三门外都有贼军逼近。”

  “这……三门许多兵力都调来绞杀靳家了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  “周大人,当务之急,是先拿下靳德忠,将他和靳家的钱粮一并送出城给秦贼,只有这样,才有一线生机啊。”

  “对对对,快,把靳家的人和那些泼皮无赖都杀光,快,还有王忠君和那些衙役,他们这是谋逆大罪,格杀勿论!”

  “是!”

  ……

  秦川的攻城手段很简单,火炮压制城头,盾车推进,到了两百步外搭建阻击塔,让黄六喜等神射手爬上阻击塔,点杀城头的守军,其余人则推着盾车,扛着云梯继续前进。

  主攻方向是北门,东门和西门只是佯攻,吸引守军注意力。

  由于时间有限,他只打造了二十座阻击塔,但已经足够了。

  北城头早已被轰得千疮百孔,城头上没几个地方能站人的,勉强爬上城头的守军也很快就死在了火炮和线膛枪的点射之下。

  关帝军只受到了零星的抵抗,很快便将云梯架在城头,纷纷爬上去,然后点燃震天雷,抛过城头,扔下城内。

  在城内列阵迎敌的守军倒了大霉,被震天雷炸得血肉横飞,惨叫连连,迅速失去了抵抗能力。

  很快,城头的关帝军攻下城,并打开了城门。

  至此,临汾陷落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