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废婿神医在都市 > 第一百五十章 李总死了
听书 - 废婿神医在都市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一百五十章 李总死了

废婿神医在都市 | 作者:贫道不贫| 2020-11-18 13:12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秦梦涵一句话没说,连电视机都没关直接上楼睡觉。叶不凡来到卫生间仔仔细细看着自己这张脸,他不知道这张脸怎么能够认识女人,可当他看到脸上这红色的唇印时他知道了。他可以肯定自己今天晚上虽然见了两个女人,但都没有如此亲密的接触。脸上这唇[www.w.co]印到底从何而来?他将今天晚上与两个女人接触的所有细节全都回忆一次,可能是林香躺在自己的肩膀上睡着了,然后……这个时候说什么都迟了,上一次‘出轨’还只是一张照片,这回却有了现实的证据恐怕是百口莫辩。这种事情越描越黑,索性不打算辩解。大约两个小时之后叶不凡接到了赵卫东打来的电话,“叶医生,出大事啦,今天晚上跟咱们喝酒的李总出事啦,死了。”“喔,怎么了?”“什么叫怎么了,现在酒驾的人出车祸全桌都得承担责任,你不要忘了他是跟咱们一起喝的酒。”“他是自己开车出的车祸吗?”听这声音赵卫东正在急诊室,而且身边有女人说话的声音看样子应该是贾雪。叶不凡懒得听他们唧唧歪歪,直接挂了电话。贾雪和赵卫东在一起鬼混几分钟之前同时抵到这里,看着躺在床上的李总已经毫无生机,这才问:“发生了什么事?是车祸吗?”身人回答:“好像在十字路口候闯红灯,直接被一辆车给撞飞了。”赵卫东此时心中才算是好受一些,毕竟李总自己没有开车。而站在抢救室里的贾雪突然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,紧紧抓住赵院长的手。原本发生这样的事情赵卫东就有一些魂不守舍,被她这么一抓,更是吓出一身冷汗,还以为是躺在床上的李总抓住了他的手。赵卫东连忙甩开她的手问道:“怎么了贾雪,这儿是医院,你又是急诊科医生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?”贾雪却是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根本不是这事儿,你知道我最后和叶不凡分别的时候他怎么说的吗?”“什么意思呀?他跟你说什么了呀?”“他说他跟李总说的是丧事,还说该来的总会来,我之前根本不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,现在我明白了,他知道李总要死了。”赵卫东此时猛然的吞了几口吐沫,两个人再看看躺在床上的李总,不约而同的从房间里退了出来,站在医院的走廊里赵卫东小声问:“你就不要胡说八道了,怎么可能呢?”“赵院长,我的耳朵没问题听得清清楚楚,在桌上他和李总说话时脸色就不对,我就知道一定有事儿,所以饭后才问他,他告诉我跟李总说的是丧事。”贾雪想到这一件事时浑身竟然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,她说:“我不会再接近他,这家伙是个可怕的人,太邪性了。”说完贾雪双手抱胸瑟瑟发抖的从医院离开,他需要回家好好休息。赵卫东往抢救室里多看一眼,感觉到浑身直起鸡皮疙瘩。叶不凡这家伙从始至终都透着一股邪性,他原本想让贾雪勾引叶不凡,继而让他成为自己手中的棋子,看来这步棋并不好使。如此一来,只能想一想其他的办法。次日清晨叶不凡的脸洗得干干净净,连昨天晚上的衣服都扔进洗衣机给洗了,因为他还和林香有个亲密的拥抱,他现在明白李局长为什么拒绝和女人握手、拥抱。原来家里有女人的时候,在外面尽量自爱一些是对的。秦梦涵下楼时说:“我姐说她昨天晚上脑袋疼的厉害,但是她现在还没有醒,等一下你跟她送到医院,我给她做个检查。”“好!”干净利索的回答没有任何解释,叶不凡想用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的清白,可是秦梦涵却认为抓住了实际的把柄,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他。她声音冰冷的说道:“怎么样?贾医生应该很温柔吧?我昨天晚上想了一下,贾医生应该算得上是我的学妹,我们在同一家医院实习过。”叶不凡知道秦梦涵误会,他跟贾雪昨天晚上没什么故事。所以他回答:“贾医生是否温柔,仅仅凭在桌上吃饭我还不能够完全的确定。”秦梦涵向前一步,逼近他的身体声音冰冷的说道:“了解一个女人是否温柔,当然不应该在饭桌上,比如说别的地方。”叶不凡微微低下头,让自己的嘴巴更接近她的耳朵,“你告诉我应该在什么地方?”秦梦涵感觉耳边传来的热风,一把推开他。“我相信你比我更明白,只不过我现在很忙,记住我的话,爸,走了……”父女两人上班,秦汉唐见到女儿和女婿刚才的举动,他以为这是一种亲密的举动,毕竟两个人刚才靠的很近。他说:“小伙子,加油呀。”叶不凡这个时候满心的苦涩,两夫妻之间的关系不是越来越近,反倒是越来越远了。徐阿姨非常用心的打扫卫生,叶不凡觉得这钱花的相当值得,家里不仅一日三餐有人照顾,房间的卫生也有人打扫。他想睡个回笼觉,毕竟大姨子到现在还没起床,可他前脚刚迈进门的时候,秦梦雪便在床上大叫:“叶不凡,你快来。”咚咚咚跑上楼,“姐,梦涵说让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,说你的脑袋昨天晚上疼。”“对呀,我头疼欲裂,不知道是不是车祸留下来的后遗症,帮我做个按摩吧。”“喔!”作为一个专业的中医传人,给脑袋推拿是最基本一个手艺,叶不凡给她做了一个疗程的推拿,大约用去半个小时,徐阿姨将家里的卫生都打扫干净了。端上来一碗小米粥、两个包子说:“梦雪这早晨还是吃点东西比较好,有助于身体恢复?”“好吧,抱我去卫生间刷牙洗脸,然后我吃早点,快点。”秦梦雪张开双臂的时候,自然的就好像是叶不凡是她的男人,这脸上的表情更有几分俏皮红,犹如那二八芳龄的少女让人春心萌动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