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武侠·仙侠 > 古龙文集:楚留香新传(全4册) > 第五部 后人
听书 - 古龙文集:楚留香新传(全4册)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五部 后人

分享到:
关闭

第五部后人

——老者很郑重地将一个纯金的凤凰交给这个少年,而且告诉他:“成功绝没有侥幸,楚留香绝不是个普通人,只不过……”

第一章论战?飞战

01

后人的意思,当然不是说在你后面的人——?后人的意思,在一般的情况下,通常只有两种。

——??如果你说一个人是楚留香的后人,那么这个人如果不是楚留香的儿子,一定就是他的孙子、曾孙、玄孙、重孙、重重孙,乃至十七八九代金孙。

我们现在要说的后人,不是这一种。

我们现在要说的后人,只不过是生活在楚留香那一个时代很多年之后的人。

两个人。

这两个人,就是我们在前面已经说过的两个人,一个有智慧也有经验的老者,一个求知欲非常丰富的少年。

老者清癯,少年真漂亮真好看。

02

一间古厝,一张大榻,一件短几,一壶茶,一坛酒,两个青丝竹编成的枕头,以及两个人。

这两个人,当然就是我们刚刚说过的那两个人。

老者喝茶,少年饮酒。

这个少年居然也像楚留香一样,喝酒如喝茶。

这个少年是谁?

少年问老者。

“我知道那一战被后世称为‘飞战’,因为那一次行动是‘飞蛾行动’,其他有关第一战的人,都有鹰之眼,鹏之翼,燕之捷,箭之确。”

他说:“鹰、鹏、燕、箭,都飞,所以这一战当然是飞战。”

飞战?

非战?

老者微笑。

“也许你知道的还不够多。”

他对少年说:“对那一战,有两种说法。”

“哪两种?”

“飞翔的飞是飞,并非如此的非也是非。”

老者说:“那一战是飞战还是非战,至今还没有人能下一个定论。”

“非战?”

少年惊诧:“非战的意思,难道说那一战不是战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非战”的意思,当然就是“不是战”。

“那一战惊天动天,天下皆知,怎么能说它不是战?”

少年问。

“战的意思,是针锋相对,互争胜负。”

老者说:“可是那一战,根本就没有胜负可争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那一战还没有开始时,就已经有一方败了。”

“败的那一方当然不是香帅?”

“当然不是。”

老者又笑:“你一定要记住一点,有些人是永远都不会败的,生也不败,死也不败。”

楚留香当然是这种人。

老者又告诉少年。

“在兰花先生的计划中,楚留香本来已经是个死定的人,出现也死,不出现也死。”

“我也知道是这样子的。”

“可是他错了。”

“哦?”

“这个计划是彻底失败的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在这次行动中,楚留香如果已经死了,这次行动就等于没有行动。”

老者说:“没有行动而行动,是什么呢?”

“是猪。”

少年说:“一头失败的猪。”

老者笑。

“你说得好极了。”

他大笑:“尤其是因为今年是猪年。”

老者脸上的笑容很快又改变成一种很严肃的态度。

“可是在这次行动中,楚留香如果没有死,就必胜无疑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一点小小的关键。”

老者故作神秘,不让少年问就抢先:“这一点非常非常小的小小关键,暂时我不会告诉你的。”

少年没有反应,只问:“那么香帅有没有救出那两个人呢?”

“当然救出来了。”

老者说:“只不过,有没有救出那两个人并不是这次事件里最重要的关键。”

“那么,最重要的关键在什么地方呢?”

“在一个人。”

“兰花先生?”

少年问:“是不是兰花先生?”

“当然是的。”

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关键。

要救慕容和袖袖,并不是件困难的事,困难的是,救出他们之后,要用什么法子才能找出兰花先生的真面目。

这次飞蛾行动如果失败,兰花先生很可能立刻就和这个组织完全脱离关系。

“不仅很可能,而且几乎是必然的事。”

老者说:“如果他和这次事件这个组织完全脱离了关系,那么,这个人就要从此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,就好像从未存在过一样。”

但是他的确存在过,而且做出了很多很可怕的事。

“所以我们一定不能让他从此消失,一定要把他的根挖出来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老者说:“你说的话通常都非常有道理。”

他看着少年微笑:“现在的问题只不过是要用什么法子才能挖出他的根呢?”

少年沉默。

他不能回答,因为这根本是件无法回答的事。

老者说:“兰花先生处心积虑,掩饰自己的行踪,为的就是要保护自己,就算他这个万无一失的计划失败了,他自己也可以全身而退。”

“看来他无疑是个十分谨慎小心的人。”

“一定是的。”

老者对少年说:“天下枭雄人物,大都是这种人。”

“只不过,他还是有弱点的。”

“哦?”

“有弱点的人,就难免会造成错误,就算不是致命的错误,至少也是一条线索。”

少年说:“有了线索,就可以把他找出来。”

“有理。”

老者说:“只可惜我还不知道他的弱点在哪里。”

“就在午夜,就在兰花。”

“就在午夜,就在兰花。”

老者叹息:“你说得好,只可惜我还是不懂。”

“午夜的意思,就是子时左右。”

“这一点我懂。”

老者又笑:“兰花的意思我当然也懂。

这都是很容易懂的,我只不过不懂,你为什么要说它们是那个神秘人物的弱点?”

他的声音中虽然带着一点长者对晚辈的仁慈的责备和讥诮,少年却不在意。

哪个少年在长者面前没有说错话做错事?

除非他根本不说话不做事。

——??长者面前永远不说话不做事的人,是种什么人?

——??果他不是个绝顶聪明的伪君子,就是个白痴、呆子。

“江湖传言,都说这个人只有在月圆夜的午夜时才出现,出现时总是带着一种兰花的香气。”

他说:“就好像香帅出现时总是带着一种郁金香的香气一样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老者说:“江湖传言,的确如此,这种兰花的香气,最近几乎已经和香帅的郁金香的香气同样闻名了。”

“所以这就是他的弱点。”

少年说:“名气有时,就像是包袱,名气愈大,包袱愈重。”

他说:“最可怕的是,这个包袱里什么都有。”

——??有声誉,有财富,有地位,有朋友,有声色,有醇酒,可是也有负担,横逆,中伤,挑拨,暗算,杀戮。

所以这种人通常都最能明白一句话: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

这一点,老者当然也懂。

他这一生中,也不知道做过多少件并非他自己情愿做的事,可是他并无怨尤。

因为他知道——一个人的一生中,一定要勉强自己做几件不愿做的事,他的生命才有意义。

这也就是“有所不为,有所必为”的意思。

——?在寒冷的冬天,谁愿意跳下海去?

可是你如果看见有人快要在海水中淹死,你能不能不跳下去救他?

03

少年又继续说:“江湖中大多数人都知道,这位兰花先生平时是个非常斯文温柔的人,可是一到了月圆夜的午夜,他就变了,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”

这一点老者也知道。

——?在月圆夜的午夜,有很多人都会发狂的,有的会动春心,有的会犯暴行,有的会杀人。

“而且江湖中人也知道,这位兰花先生出现的时候,就好像楚留香一样。”

——??为什么会和楚留香一样?

“因为香帅出现的时候,总是会带着一种淡淡的香气。”

少年说:“这位兰花先生也一样,不管他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出现,都会带着一种兰花的香气。”

老者笑了。

“兰花是王者之香,难道他是王者?”

“至少他自己认为是的。”

“我想你当然应该知道楚留香这个名字的来历。”

“我当然知道。”

事实上,这一点是每个人都知道的,香帅之所以为香帅,只因为他每次出现时,总是带着一种浪漫而清雅的香气,一种非常接近郁金香的香气。

老人说:“可是我相信你一定不知道为什么他每次出现时都要带一点香气。”

少年承认他不知道。

一个大男人,一个像楚留香这样的男人,怎么会把自己身上弄得香香的?

这是不是一件奇怪的事?

少年忍不住问:“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”

“因为他是一个非常自爱的人,而且有洁癖。”

老者说:“他绝不会让别人对他留下一点坏印象。”

“这是一定的。”

少年说。

一个人一定要先尊敬自己,别人才会尊敬他。

“香帅平生最痛恨的一件事,就是别人身上有臭气。”

“这种人谁不讨厌?”

“所以香帅生怕自己身上有让别人讨厌的气味。”

老者说:“他怕这种事,因为他自己不知道自己身上是不是有怪味。”

少年并没有问他为什么,因为楚留香的鼻子有毛病,已经天下皆知。

“他嗅不出他的身上是不是有味道,他怕别人讨厌他的味道,所以他就从一个很遥远的国度,捎来一种带着郁金香气的香精。”

少年忽然叹道,老者对他说:“这是一个很传奇的故事,它说明一个人对自己生命的热爱与珍惜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

“这一类的故事,通常只会让人激动振奋,你为什么要叹息?”

“因为香帅。”

“哦!”

“他在活着的时候,就已经是个传奇人物,不但天下皆知,而且名留至今。”

少年说:“我至今才知道这是怎么造成的。”

第二章兰花传奇

01

一个传奇是怎么造成的?

一个英雄是怎么造成的?

多少艰辛?

多少血泪?

多少忍受?

多少自制?

——?虽然血战也许是大家都明白的,可是忍受和自制恐怕就比较难以了解了。

现在我们又回到最重要的一点。

兰花先生出现时,为什么也要带着一种让人注意的香气?

以他的性格,以他的为人,以他要做的事,他本来是应该尽量避免受人注意的。

“这就是他的弱点。”

少年说:“也就是我们的线索。”

——??定要在月圆时才会出现。

这已经替别人把寻找他的范围缩小了,兰花的香气,更是一种非常特殊而明显的目标。

所以少年才会说得那么肯定。

——??是他的弱点,也就是我们的线索。

因为这个道理就好像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,也应该像一加一等于二那么正确。

只不过一加一是不是绝对等于二呢?

长者忽然笑了笑。

“一个人的弱点,有时候往往就是他的长处,一条很明显的线索,有时候反而可以让你迷路。”

他告诉少年:“这个世界上好像还没有‘绝对’的事,绝对正确和绝对错误都是不太可能存在的。”

长者说:“一件事的正确与否,只在你从哪一个角度去看而已。”

这些话中仿佛含有很深的哲理,少年虽然不服,但是也不敢反辩。

长者当然看得出他的心意,所以先说:“你一定认为这两点都是很明显的线索,但是我却好像不同意。”

他问少年:“你是不是觉得奇怪?”

“是的!”

少年说:“我的确想不通其中的道理。”

“这个道理其实也很简单。”

长者说:“我不认为这两点是线索,只因为这条线索太明显了。”

他告诉这个少年。

“太明显的线索,往往都是个陷阱。”

少年还是不太了解:“为什么?”

他问。

长者说话时的态度很严肃:“因为像兰花先生这样的高手,是绝不会把一条这么明显的线索放在你面前的。

除非他想诱你走上歧途,或者是他已经疯了。”

兰花先生当然不会疯的。

“所以午夜和兰花都可能是一种烟幕,让你产生错觉,让你走上歧途,掉下陷阱。”

长者又向少年解释。

“譬如说,你认为他只有在月圆时的午夜出现,其他的那些夜晚他在做什么事呢?

难道是在栽花、下棋、弹琴?

难道是在洗碗、扫地、挑粪?”

少年怔住。

他从未想到过这个问题,可是现在他想到了。

——?在其他的那些夜晚,这位兰花先生做的事,也许比他在月圆夜做的事更可恶更可怕。

长者眼中带着深思。

“他故意让你认为他只有在月圆夜才会出现,故意让你认为他只有在这个特定的时候才会犯罪杀人,别的时候他去犯罪杀人时,你就不会注意了。”

他问少年:“你能说这是他的弱点?”

少年承认:“我想错了。”

长者又问:“兰花的香气又能算是一条什么样的线索呢?”

他说:“兰花的香气,并不是固定在某一个人身上的,也没有谁规定只有某一个人身上才能带着兰花的香气。”

少年承认。

无论你把从兰花中提炼出的香气精华洒在谁身上,那个人身上就会有兰花的香气,甚至你把它洒在一头猪身上,那头猪也会有兰花的香气。

——?如果身上带着兰花香气的就是兰花先生,那么一头猪也可能是兰花先生了。

少年苦笑。

这一点他也从未想到过,现在他显然也想到了,他只觉得自己常常笨得就像是一头猪。

“如果连这两点都不能算是线索,那么等到那次飞蛾行动失败,兰花先生消失后,还有什么人能够找得到他?”

“至少还有一个人。”

“楚留香?”

“当然是他。”

老者笑:“当然是他,无论谁都可以想象得到,这个世界上如果还有一个人能够找到这位神秘的兰花先生,这个人一定就是楚留香。”

“一定是的。”

少年承认。

“可是楚留香也只不过是一个人而已,在一种完全没有线索的情况下,怎么能找出一个几乎好像完全不存在的人来?”

好玄的问题,谁能回答?

少年看着长者,忽然笑:“这个问题正是我想问你的,你怎么反而问起我来了?”

老者也笑了,可是他的笑很快就结束,立刻用一种非常严肃的声音说:“这是一种心态的问题。”

“心态?”

“心态的意思,就是一个人在处理一件事的时候,对这件事的想法和看法。”

长者解释。

“同样的一件事,如果由不同的人来处理,结果通常都是不一样的,”长者说:“因为这个世界上有各式各样不同的人,就算在同样的处境下,处理同样的一件事,所用的方法都不会一样。”

“是不是因为他们的心态不同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——??一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子,和一个艰辛奋斗白手起家的人,在同样情况下处理同样一件事时,他们所用的手法会有多大的差异?

——??个愚人和一位智者在处理同样一件事,又会有多大的差异?

这种差异几乎是难以想象的。

“最重要的一点差异,也许还不是他们对这件事的想法和看法不同,而是他们自己心里受到这件事的影响有什么分别。”

这又是一句很艰涩的话,可是少年居然懂。

“有些人在危难时会挺身而出,从容就义,有些人却逃得比马还快。”

少年说:“有些人在失意时会狂歌纵酒,有些人会振臂再战,有些人完全不在乎,有些人却会去一头撞死。”

“为什么呢?”

“因为他们心里的感觉不同。”

少年问长者:“这是不是就是心态?”

“是的。”

长者抚掌:“就是这样子的。”

他说:“飞蛾行动虽然已投下这么大的人力物力,如果彻底失败了,别的人一定会张皇失措,又恐又怒,甚至会不惜作最后的孤注一掷。”

“大多数人都会这样子的。”

少年说:“这个世界上,大多数人在彻底失败时都会变成困兽。”

“有没有例外?”

“有,当然有,而且有两种。”

少年说:“一种是智者,一种是枭雄。”

他说:“智者淡然,枭雄冷静,智者无欲,枭雄无情,对得失之间的把握,都是有分寸的。”

“你错了。”

长者说:“能例外的人不是两种,是三种。”

“还有一种人是什么人?”

“是愚人。”

少年想了想立刻就懂了。

“是的,是愚人。”

少年说:“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得意过,又怎么会失意?”

兰花先生当然不是愚人。

“像他这样的枭雄人物,纵然败了,也不会败得走入绝境。”

长者说:“因为他们无论做什么事,都一定留有后路。”

他又补充:“到了必要时,他们就会当机立断,把自己和失败的那件事之间的关系完全切断,走到他预留的另外那条路上去,去做另外一件事,甚至会变成另外一个人。”

“那时候午夜也没有了,兰花也没有了,他这个人也就从此消失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所谓壮士断腕,就是这意思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长者说:“腕子已经烂了,还是死抱住不放,这种事他们是绝不会做的。”

“所以你认定,只要飞蛾行动一失败,这位兰花先生立刻就会消失无踪?”

“不错。”

“飞蛾行动已必败无疑,香帅又怎么能把他找出来呢?”

——??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了。

长者微笑:“我刚才已经告诉过你,这是一种心态的问题。”

——??题又回到原处,少年还是不懂。

长者再解释:“凡是枭雄人物,如果败了,一定败得干脆利落,一定不会拖泥带水,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一定还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。”

“这种人对自己当然有信心。”

少年说:“这大概也就是他们的心态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长者说:“只不过,这种人当然还是胜的时候比较多。”

“当然,常败的人,怎么能称枭雄?”

长者忽问少年:“如果他们胜了呢?

他们在胜的时候,会是什么样的心态?”

少年怔住。

他从未想到这一点,现在他才忽然发现,这一点才是问题的真正关键。

长者又对少年说:“你认为那次飞蛾行动一定会失败的,因为楚留香在那次行动中已经掌握了所有的先机。”

长者问:“可是你有没有想到,如果香帅根本不想胜,那次行动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?”

这个问题也是不必回答的。

甚至不必问。

双方争胜,有一方根本不愿胜,胜的当然是另一方。

应该问的是:“这一次行动是生死之争,胜者生,负者死,所以不能不胜,香帅为什么不想胜?”

长者又否定了这个问题,他告诉少年:“问题也不该这样问的,因为答案早已有了。”

长者说:“你也应该想得到,如果香帅彻底毁灭了那次行动,彻底击败了兰花先生,却始终不知道他击败的这位兰花先生是谁,那么他这次胜利还有什么意义?”

少年同意这一点。

“如果香帅这一生始终查不出这位兰花先生是谁,我想他恐怕连觉都睡不着。”

“所以他在这次行动中,只许败,不许胜。”

长者说:“他简直是非败不可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他一定要找出这位兰花先生来。”

长者说:“他一定要当面和这位兰花先生一决胜负。”

少年叹息:“那楚留香这次就错了。”

“哦?”

“他应该知道,有一种人是再也不能和任何人争胜负的了。”

“哪种人?

死人?”

“是的,”少年说:“他应该知道,在那次行动中,不胜就是死。”

长者笑:“在这一方面,你的想法就和香帅不一样了。”

“难道他认为在那种情况下不胜,也仍可以不死?”

少年问:“难道他认为在那种情况下兰花先生还会留下他的命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他怎么会这样想?”

“只因为一点。”

长者说:“只因为他非常了解兰花先生的心态。”

长者问少年。

“你有没有看过狡猫捕鼠?

你有没有看过蜘蛛捉虫?”

少年看过。

他也知道猫捉鼠后,绝不会很快就把那只老鼠吃掉的,因为吃掉一只老鼠,只不过满足了它的食欲而已,对它来说,这一点满足还不够。

蜘蛛也一样。

蜘蛛网住了一条虫之后,也要先把这条虫戏弄一番,然后再慢慢地一点一点吃下去。

因为它们认为这是一种享受。

它们绝不会放弃这种享受。

——??虫与鼠的境界里,猫与蜘蛛无疑都是枭雄。

少年明白这一点,所以他问长者:“香帅是不是认为兰花先生也和猫与蜘蛛一样,在制伏他之后,绝不会先要他的命?”

“是的。”

长者说:“他相信兰花先生在他临死之前,一定会先把他享受一下。”

“因为他相信兰花先生的心态一定就是这样的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他有把握能确定这一点?”

“他没有。”

长者说:“可是他一定要赌一赌,一定要冒一次这种险。”

少年不明白:“我真的不懂,香帅为什么会这样做?”

“因为他相信兰花先生在这一次行动中如果胜了,就一定不会杀他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长者解释:“杀,是一定要杀的,就好像猫吃鼠,也是一定要吃的,如果他们不吃不杀,当然有他们一定的原因。”

“什么原因?”

回答也是一种一定的回答:“因为兰花先生也像是猫与蜘蛛一样,在某种情况中,也有某种特殊的心态。”

02

“然后呢?”

“不是然后,是结局。”

“我要问的就是结局。”

长者笑,长笑,笑不绝。

因为这件事的结局,一点都不可笑。

结局永远都不会是可笑的。

永远不会。

无论多开心多欢愉多可笑的事,到了结局的时候,就不开心不可笑了。

——??生命是开心的,多么丰富,多么热闹,就算有些人的生命中没有那种丰富的欢乐,也会有一点淡淡的恬适的愉悦。

可是生命的结局是什么呢?

是死。

无论什么样的人,他的生命的结局都是死。

什么是死?

——?如果你曾经仔细想过这个问题,你就会明白人生是一个多么大的悲剧了,如果你明白这一点,你对很多事也许都会看得淡一点。

看得淡一点并不是消极,也不是放弃,而是一种让你胸襟比较宽大一点的态度。

当然,在这个世界上,有很多故事都是以成功和快乐作为结局的。

艰辛奋斗者必获成功,有情人终成眷属。

只可惜这种结局并不是一种结局,而是一种暂停的符号。

到了终结时,还是一样的。

所以少年问长者这件事的结局时,长者就笑了,因为他只有笑。

——??个问题问得是多么愚蠢,多么可笑。

“一个人如果要做一件事,最好就不要问它的结局。”

长者说:“因为所有的结局到了真正终结时,都是一样的。”

他说:“所以我们要做一件事的时候,只该问这件事是不是应该去做,是不是值得去做,在做这件事的时候,是不是能够让别人快乐,自己振奋?

因为生命只不过是一段过程而已。”

少年明白。

“一个人如果能够明白这一点,他的生命就是快乐的了,他的这一生也可以算没有白活的了。”

他说:“我相信楚留香一定是最明白这一点的人,所以他不管做什么事情,总是全力以赴。”

——??以他的生命永远比任何人活得都有意义。

可是这个世界上无论什么事都还是要有结局的,有了开始,就要有结局,无论什么事都不能例外。

因为有了生命,就已经有了开始——??了开始,就一定有结局。

如果没有开始呢?

没有开始,就什么都没有,没有生命,没有悲欢,没有人,也没有结局。

——??有结局是不是比较快乐呢?

不是。

没有结局本身就是一种结局!

——??许这一点才是最悲哀的。

不管怎么样,这个世界总算已经形成了,已经有了生命,有了开始,有了人,有了悲欢离合。

“所以每件事都应该有结局的,这次飞蛾行动也不应该例外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长者说:“这个世界上大多数都是没有例外的。”

“那么这件事为什么好像没有结局呢?”

“它是有结局的,只不过你不知道而已。”

长者说:“这个世界上恐怕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,这件事的结局是什么样的结局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这是一个非常秘密的秘密。”

“什么秘密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长者说:“除了那有限的几个当事人之外,江湖中至今好像还没有人知道。”

他又补充:“江湖人每个人都知道这件事,这次行动,但却没有人知道它的结局。”

“所以它才会被列入武林中近百年来的四大疑案之一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我记得你还告诉过我,这次事件几乎已经可以和沈浪的那件疑案相提并论了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——??浪的那件疑案,是早就在江湖中流传已久的。

昔年的名侠沈浪,从少年时候就可以缉捕名凶名盗所得之花红为生,身经百战,战无不胜,其经历之诡奇,绝不在楚留香之下。

他在正义庄遇朱七七,遭遇到他生平从来未有的激情,他在白云山庄遇王怜花,遭遇到平生从来未有的诡谲,他在楼兰古城中遇快活王,遭遇到平生从来未有的危恶凶杀。

他都活了下来。

——??烈的爱情有时比凶杀更能致人死命,可是他居然也活了下去。

然后他成名了。

他那个情绪非常不稳定的情人朱七七,已经稳定了下来,已经可以死心塌地地跟着他。

连他的仇敌都已变做他的朋友,因为他已经彻底原谅了他们。

这时候他才三十多岁,正是可以大有作为的时候。

可是他忽然失踪。

他的情人,他的兄弟,他的朋友,也跟着他一起失踪了。

江湖中至今还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的下落。

这时候他已经天下无敌,已经连仇人都没有了,根本不需要再躲避仇家的追杀。

他当然不会欠别人的债。

他也没有情结、愁结。

像这样一个人,本来应该在这个世界上活得开心之极。

可是他却忽然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。

没有人知道他到哪里去,也没有人知道是为了什么。

——??不是因为他太开心了?

沈浪这么样做,大家还可以想到他是为了什么。

——?为了他的盛名,为了朱七七在江湖中得罪的人,为了后来已成为他朋友的王怜花的前罪,他都有理由退隐。

可是楚留香呢?

楚留香为什么要把这个故事的结局永远埋藏地下?

没有人能想得到他的理由。

03

少年沉默、沉思,良久,忽然跳了起来。

“我想出来了。”

他高声说:“我想出来了。”

“你想出了什么?”

“我想出了香帅为什么不愿意把这件事的结局公诸于天下。”

长者吃惊地看着他,似乎还不能相信这个年轻人能把这个秘密揭穿。

少年的脸已因兴奋而发红。

“这件事本来已经天下皆知,而且对香帅的名誉丝毫无损,他为什么要隐瞒呢?”

少年自己提出问题,自己回答。

“这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。”

他说:“如果他把结局说出来,虽然不会伤害到他自己,却会伤害到另外一个人。”

他说:“这个人,当然是一个他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愿去伤害的人。”

长者也沉默、也沉思,也过了很久才问少年:“你的意思是不是说,这个人就是兰花先生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楚留香不肯把那次事件的结局说出来,就因为他不肯揭穿那位兰花先生的真实身份?”

“是的。”

少年迟疑,立刻又说:“不是他不肯揭穿那位兰花先生的身份,而是他不愿让世人知道这个人就是兰花先生。”

这两种说法听来好像是一样的,其间却又有一点差异。

长者明白这一点,少年却还要解释:“所以我认为,这位兰花先生一定也是一个和香帅有极亲密,极不寻常关系的人。”

“也是?”

长者问:“在这次事件中,还有些什么人和他有这种关系?”

少年想说话,忽然又闭上了嘴,因为他也不忍将这个人的名字说出来。

——??个多么聪明、多么温柔、多么美丽的人!多么可敬,多么可爱!

在江湖人心目中,这个人几乎已成为美的化身,有谁忍心毁坏?

少年只能对长者说:“不管怎么样,这个人一定是世上最了解楚香帅的一个人,所以到最后才能把香帅骗到她面前去。”

他还解释。

“香帅自以为在最后一步棋中施用了一点诡计,才能找出这位‘兰花先生’的真相,又怎么知道这不是她意料中的事?”

难道这位“兰花先生”并非先生,难道她早已了解楚留香那种喜爱冒险的天性,早知他一定会使出这最后一着险棋,早知他一定会出现在她面前的?

她将这次行动命名为“飞蛾行动”。

是不是因为她早已算准楚留香会像飞蛾一样投入她美丽的火焰中?

“所以不管经过的情况如何,结局总是一样的?”

少年下结论:“你认为那是个什么样的结局?”

“一个美丽的结局。”

“那些枉死在这次行动中的人呢?”

“死的都是些该死的人。”

少年说:“这也是这次计划中最有趣的一部分。”

长者承认:“那位兰花先生当然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楚留香的,那位郎格丝公主最后当然也只有失望而返!”

他微笑:“公主的腿再长,也打不过兰花先生的,只能走得比较快一点而已。”

“铁大爷呢?”

“那个人其实并不是人,只不过是个傀儡而已,一个铁打的傀儡。

虽然比别的傀儡硬一点,可是傀儡就是傀儡,不管用什么做的都一样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最有趣的,还是那个割头小鬼。”

第三章结局

关于那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割头小鬼,江湖传言是这样子的:——??一天,有几位江湖名侠终于抓住他了,着实地拷问他。

“你为什么要割人头?”

“我不割人头。”

小鬼很郑重地说:“我只割名人的头。”

“名人难道不是人?”

“名人和人是有一点不同的。”

小鬼说:“名人是一种很特别的人。

所以我一定要割下他们的头来研究研究。”

“有什么不同?”

“至少他们总有一点和别人不同。”

小鬼说:“他们总是会有一些别人没有的痛苦。”

群侠默然。

也不知道是该杀了这个小鬼,还是放了他,小鬼自己想出了一个办法。

“你们把我用铁线、牛筋绑起来,用手铐、脚镣铐住,再把我锁到一个铁箱子里去,抛入长江。”

小鬼说:“如果我死了,我死而无怨;如果我还没死,就是我的运气了。”

这个提议立刻被接受。

十天后,终于有人忍不住了,又从长江里把箱子捞出来,看看这个小鬼死了没有。

一打开箱子,大家都怔住。

——箱子居然是空的。

当然也不能说完全是空的,虽然没有人,却有一张字条,上面写着:“饮不完的杯中酒,割不尽的名人头。”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