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科幻·灵异 > 我在聊斋写小说 > 第一百零九章 此子定非池中之物!
听书 - 我在聊斋写小说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一百零九章 此子定非池中之物!

我在聊斋写小说 | 作者:蜀三郎| 2020-10-11 15:09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顾鸣正缓步走着,突然间却像撞上了一堵无形之墙,当即弹得退了一步。

“哈哈哈!”

见状,牛化跃不由得意地笑出声来。

方大同则摆出一副前辈的姿态,语重心长道:“年轻人,不要以为学了一点小小术法便目空一切。

须知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

多吃点亏,以后便能多吸取一点教训。”

这也换作是我,要是遇上真正的……”

“区区小术,破!”

没等方大同比比完,顾鸣却大喝一声,随之身形一闪,竟带着一缕残影冲向方大同。

“这……”

方不同当即惊呼一声,本能地疾退两步,同时捏了个诀:“生门!”

话音一落,他的身影竟如移形换位般消失在原地,眨眼间又出现在另一侧。

见状,顾鸣不由皱了皱眉,随之奉还了一句:“想不到你竟然也有几分本事!”

一听此话,方不同肺都快气炸了。

不过,却再也不敢轻视对手。

刚才这一招乃是他保命的一记绝招,可以瞬间移位令对手失去目标。

但是,此招极耗神气,故而平日里难得施展一次。

没想到今日却被一个书生逼得如此狼狈。

最让方大同憋屈的是,他根本感应不到顾鸣有一丝波力波动。

这也是他一开始轻敌的原因,只当顾鸣不过就是学了一点小术法招摇撞骗。

那么问题来了,这家伙到底耍的什么套路?

下一刻,他就知道了……

顾鸣的手中凭空出现一杆毛笔。

见状,方不同一脸懵逼。

其实江湖中有使用笔当武器的,一般称之为判官笔。

不过也只是外观像笔,笔杆一般由精铁打造。可是顾鸣拿出来的……真的就是一杆毛笔。

“水来!”

不等方大同回神,顾鸣已经开始施招。

笔锋虚空一划,湖面激荡,一股水桶粗细的水柱冲天而起,宛如龙影向着方大同席卷而去。

“天啊,顾兄竟然还有如此本领?”

马匀一脸呆痴。

桥上还有不少游客,一见此情形同样惊得瞪目结舌。

虽说民间处处流传着各类野狐精怪、仙师之流的传说,但也并非人人能够亲眼目睹。

而这时候,方不同则一脸煞白。

他有多少本事,心里自然比谁都清楚。

要说奇门之术……只能说懂点皮毛,蒙普通人完全没问题。

再说驱邪、捉鬼、降妖,差不多也是入门级别,只能对付一些小妖小怪。

简单来说,比那些单纯的江湖神棍好上一大截,否则怎么可能混出一点名气来?

真的是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。

现在好了,一时意气之争竟惹上了一个深藏不露的高人。

“方大师,快动手……”

眼见方大同愣在原地,牛化跃焦急地大吼了一声。

这家伙也被顾鸣的手段吓到了,不过依然还是抱了一线希望,祈盼着方大同能够大发神威打败顾鸣,也好捞回一个面子。

他不吱声还好,一吱声顾鸣不由冷眼瞟过来,同时一挥毫:“分!”

水柱瞬间一分为二。

“老子和你拼了!”

眼见着水龙席卷而来,方大同疯狂地大吼一声,结了个掌印虚空拍击,想要将水柱击散。

可惜他的法力太弱,几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。

“轰~”

水柱瞬间即到。

几乎同一时间将方大同与牛化跃卷在其中。

“飞龙在天!”

顾鸣再次挥毫清喝。

水柱当即携带着方大同二人盘旋而起,吓得牛化跃本能地高声呼救。

可是,现场有谁能救他?

包括方大同在内,法力也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禁锢,只能被动地随着水势盘旋升空……

“落!”

顾鸣挥毫一喝,水势当即垂直落下,吓得方大同二人魂飞魄散。

眼见着快要摔到地上,顾鸣再次挥毫画圈:“转!”

于是,方大同二人刚享受了一把过山车,又开始享受旋转木马。

也不知转了多少圈,顾鸣方才缓缓收笔。

水柱落回湖中。

方大同二人却重重摔落桥面。

“呕~”

刚一落地,二人便忍不住大吐特吐,熏得路人纷纷远避。

“收工!”

顾鸣冲着一脸呆痴的马匀与许加应抬了抬手,向着桥的另一端走去。

“顾兄果非凡人……”

马匀醒过神来,忍不住追上前感叹了一句。

“哈哈,太好了,那小子终于吃了个大亏,丢了个大脸,看他以后还敢不敢目中无人。”

许加应一脸开心。

闻言,马匀不由皱了皱眉道:“许兄,你觉得那家伙会不会怀恨在心,伺机报复?”

“怀恨在心是必然的,但敢不敢报复就说不准了。再说了,以文星的本事,就算他展开报复也只能是自取其辱,对吧文星?”

顾鸣笑了笑:“无所谓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有江湖便会有争斗,有争斗才会磨砺自身。

正所谓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。”

“哈哈哈,顾兄所言极是!”

一场小小的冲突并未影响三人的心情,一路说说笑笑,欣赏着湖光山色。

另一边,牛化跃与方大同吐了好一会儿终于缓过劲来,二话不说,翻起身逃也似地离开了断桥。

脸都丢尽了,还好意思游湖?

这一战,更是让顾鸣名声大振。

反之,牛化跃却成为考生圈子里的一个笑柄,第二天便悄眯眯从客栈搬离,也不知搬去哪里落脚去了。

总之几乎没人再见他的身影。

等到郭北县托运的书抵达之后,便有不少书生闻讯而来购书。

这一次,顾鸣根据实际情况区分,寻常书生以正常价格售出,实在手头拮据的便象征性收取一点工本费。

如此一来,倒也获得了不少书生的好感。

眼见着考试的日子越来越近,一众书生开始减少聚会,没事便关在房中用功读书。

顾鸣也不例外。

毕竟,乡试三年一次,容不得马虎。

错过了又得等三年。

考试的日子终于来临。

天公作美,之前下了两场暴雨,天空一碧如洗,气候也凉爽了许多。

数千考生按照自己的编号有序进入贡院,并按自己编号进入对应号舍。

所有号舍都是独立的,一人一间。

正常情况下,考试持续三天,这三天内考生是不允许离开号舍的。

吃饭、睡觉、拉撒都得呆在里面。

考核的内容主要包含四书五经、诗词、策问,总之,其核心内容皆为儒家经学。

对于科考来说,文笔固然重要,但也并非说能作锦绣文章便能考中。

简单来说,朝廷最为看重的还是考生对于时政的见解与领悟。

当然,类似的见解以更优美的文笔写出来自然是锦上添花之事。

顾鸣这段时间翻阅了不少这类的文章,同时也参考了上次系统奖励的《古文精选集》。

这本古文精选集虽大多为散文一类,但也有不少谈论时政的文章。

因此,顾鸣完全可以挑选出一篇甚至是多篇,选其精髓与名句,再结合当朝时政以及自身穿越者的优势另拟一篇。

其它考核内容更不用说,比如诗词之类。

第一天,主考经义、诗词。

经义自不必说,顾鸣早已胸有成竹,一挥而就。

至于诗词,想来想去最终写了一首《望岳》:

岱宗夫如何,齐鲁青未了

造化钟神秀,阴阳割昏晓

荡胸生曾云,决眦入归鸟

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

这可是有着“诗圣”美誉的杜甫所作的一首名诗,特别是那句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,更是气势磅礴,大有一种卓然独立,俯视苍生之豪情壮志。

“咦?”

外面,负责监考的一个官员突然惊疑地抬头。

因为低空突然涌现出一朵五彩祥云,隐隐可见缕缕光华泄下,笼罩着下方的号舍。

“这……”

愣了片刻,该监考官员不由面露异色瞟向那间号舍。

这时,不远处一个来自翰林院的主考官郑瑞文也发现了此异状,当即脚步匆匆走了过来。

“郑大人~”

监考官赶紧上前施礼。

“免礼……这朵五彩云是什么时间出现的?”

“好像就是刚才……”

“奇事,真的是奇事!本官曾在古籍中见过此类记载,考场出现五彩祥云,必有不世奇才出现。

一直以来,本官只当是个传说,没想到今日竟有幸亲眼目睹。”

监考官员脸色一惊:“大人,你的意思是说,这间号舍里的考生……乃不世奇才?”

“传说如此,老夫也不敢妄下断言。但不管怎么说,天显瑞祥乃是当朝幸事,此事老夫定要奏明皇上……

去,把张大人、汪大人也叫过来,让他们也来见证一下。”

“是!”

结果却不用叫,毕竟五彩云太过醒目。

别说贡院里的一众监考官,就连贡院外面不少百姓也看到了,不由纷纷驻足围观,啧啧称奇。

不仅如此,随之还有一些鸟儿也跟着飞了过来,围着那朵祥云上下翻飞,啾啾声不绝于耳。

还有不少鸟儿停到号舍棚房上婉转啼鸣。

“奇事,真乃奇事!”

“此子定非池中之物!”

“这个考生到底是哪里人氏?”

另外几个同考官见到五彩祥云也纷纷走了过来,一个个仰头看着五彩祥云,惊叹不已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