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我在西北开林场 > 1 梦中之树
听书 - 我在西北开林场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1 梦中之树

我在西北开林场 | 作者:二马示羊| 2020-08-10 03:11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雪桥叁儍星团-铪斯琪天区-XSWL2333号星河-第一悬臂末端-半爪金乌恒星系-蓝莹莹星

……

还是这个梦!

梦境里的这处空间一点变化都没有,还是老样子,老到自打冯宇有清晰的记忆起,便是如此。

白玉一样散发着微光的地面,玻璃质感的四周和顶部朦朦胧胧,看不清外面的空间,说不上是科幻的风格还是玄幻主题的画风。

空间的正中央,还是那颗肚大腰肥、个子不高的矮胖大树,短小的枝桠上,寥寥几片绿翡翠一样的树叶证明着它还活着。

不过也正是这几片少得可怜的树叶,相对于将近十米粗的主干来讲,也说明它活得很辛苦、很努力。

一如此时在帝都打拼的他。

这难道,就是我内心真实的写照?

可为什么别人都能拥有瑰丽奇诡的梦,而自己的梦却一如既往的枯燥且乏味,单调的重复着,令人揪心?

这算是给解梦的周公降低工作量么?

不科学不负责的周公解梦:梦见大树,预示身体健康。

怪不得我的发际线如此坚挺。

“叮咚呤……”

手机闹铃的声音越来越大,把冯宇从单调枯燥的梦境中唤醒。

他费力的睁开眼睛,使劲摇了摇脑袋给混乱的思维人工对焦,好一会才集中了注意力,从昨晚的梦境中清醒过来。

怪梦……

冯宇记得,他小时候记事开始,就一直做着这个怪梦,梦境里这个不大不小的空间,就是他每晚必‘去’的地方,从未中断过,除非他熬夜不睡觉。

梦境中空间的白玉质地的地面是圆形的,四周边界有像是毛玻璃一样的‘墙体’向穹顶过度,形成球面形状的空间壁。

整个空间,就像是八音盒上镶着的飘雪水晶球一样,白玉一样的地面就是球体的横截面,上面是冯宇呆着的半球,下面是坚硬的白玉地面构成的。

冯宇拍了拍脑袋不去想这些,起身下床洗漱,开始远超九九六的福报生活。

他虽然是个扔在帝都的人堆里都找不出来的普通人,可他却有着不一样的精彩,他的工作单位却很牛叉,是无人机领军企业巨匠集团驻帝都的研发中心。

而冯宇,正是其中的一位月薪两万加的软件工程师,码农中的战斗码农。

午饭过后难得的休息时间,冯宇的一个同事神秘兮兮的说道:“欸,听说了吗,总部一位高工(高级工程师)昨天晚上‘梗’在了办公室。”

“真的假的?”冯宇放下冒着气泡的快乐饮料,语气懒散的接了一句。

总部过来的项目带头人老李摊在椅子上:“心梗,群里不少人都在说这事呢,公司一早的线上会议也提了。

不过没什么大事,那位大佬也知道自己身体情况,一发现胸口不舒服果断打了急救电话,抢救及时,没出什么大问题。”

老李是一种爱称,他才三十多岁,跟冯宇的‘老冯’类似,是同事们对发际线的自嘲,也表现了同事们对未老先衰的乐观态度。

嗯,就是这样,没毛病。

老李喝了一大口饮料,迷蒙着眼睛说道:“还不到四十呢……”

大家有心再接个一两句,可话到嘴边,却都没说出口,气氛一时有点沉默。

……

古语有云:春困秋乏夏打盹,睡不醒的冬三月。

冬去春来,正是草长莺飞四月天。

四月清晨温暖的阳光均匀洒在城市上空的时候,带给人的总是满满的正能量……和瞌睡。

几人说话声渐小,晕晕乎乎的打起了小盹儿。

休息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老李抬手看了看表,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哥几个,到点了,走着吧……”

“时间这个小婊砸跑得比超算里的代码还快……”

几人起身,老李年龄比大家不大多少,平时也没什么架子,能和大家打成一片,没事时候跟大家互相皮一皮,工作气氛很融洽。

他走到同样摊在椅子上打盹的冯宇身边,屈起中指和食指,用中间的两个指节印在了冯宇的嘴唇上,还轻微的摩擦了两下。

“哈哈哈,李头这算正午的香吻,便宜老冯这小子了!”

老李捏着嗓子在冯宇的耳边说道:“小哥哥,香么?”

已经站起来的几人哈哈大笑,其中一个笑着说道:“看样子老冯昨晚一个人出去加班了。”

这些吊丝直男虽然各个收入不低,可平时也没多少接触外界的时间,而且他们工作的这种纯研发机构连前台小姐姐都没有,进出都归安保大哥负责,久而久之,一个个骚的飞起。

在几个闷骚家伙猥琐的笑声中,冯宇费力的睁开了眼睛,抿了抿有些干涉的嘴唇,还伸出舌头舔了一圈,润了润。

最近不知道怎么了,枯燥的梦越做越长,觉却越来越不够睡,昨天下午他趴在电脑桌上就睡着了,幸好老李仗义,装作没看到,让他痛快的一觉睡到了下班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一阵爆笑响起。

老李在冯宇不解的眼神中夸张的使劲擦了擦手,好像刚才冯宇舔的是他的手一样。

“老冯你晚上就别兼职了,影响主业就说不过去了。”

“什么兼职?”冯宇不解的问了一句。

“话说透了丢人的可不是我。”老李还没说完,忍不住笑场了。

“神经啊你。”

冯宇混在几人中间,慢悠悠的跟着往工作室走,路过大厅的时候,正午的暖阳照在玻璃窗上,晃的他有些睁不开眼睛,他赶忙抬手遮了一下。

耀眼的阳光是遮住了,可他却感觉光线下降的有些过分,眼前一下子就黑了下来。

几乎一瞬间,他就觉得眼前黑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。他确实已经看不见遮光的手了,准确的说,是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本能的,冯宇伸手扶了下身边的老李,刚拽住老李的胳膊,就失去了意识。

老李以为冯宇跟他打闹,意图找回刚才的场子,刚要甩开他,却看见冯宇向着地上瘫倒了下去,赶紧一把抓住了冯宇的胳膊。

冯宇身后的同事也反映了过来,猛地跪在地上,伸手托住了冯宇的脑袋,避免磕到地上。

“襙!老冯你特么别这么开玩笑啊!”老李急了,瞬间,他想起了总部昨晚梗在办公室里的那位高级工程师。

“怎么了,怎么了?”前面几位回头,发现身后已是一片混乱。

“愣毛啊!打急救电话!”

老李有些破音,却惊醒了茫然的同事们,顿时就是一阵手忙脚乱。

门口的安保看到这边乱了起来,赶忙跑了进来,看到情况愣了一下之后,也赶紧掏出了电话。

这短短的时间里,也不知道有几个人打了急救电话,不过已经没人关注这些,他们看着失去意识的冯宇,此刻都早已六神无主。

救护车来的时候,老李已经通过电话跟这边的负责人说明了情况,也取得了授权,跟着跳上了救护车。

……

“大夫,我们的员工没事吧?”看到大夫从急救室出来,老李赶紧跑了过去。

“没事,身体状况正常,他这个昏迷,极大可能是过度劳累导致的。”

大夫看着老李油亮的脑门和稀疏的头发,心说这不奇怪。

“该做的检查都做了么?”老李又问了一句。

“都做了,这是主任们会诊出来的结果,你放心吧,人没事,各项指标都正常。”作为帝都超·三甲强院,大夫说这话的时候很自信。

他看了老李一眼,觉得这位负责人还真不错,就多说了两句:“你们还是注意点吧,要不是你们的这个员工身体情况不错,这种过劳昏迷和过劳死、猝死也没多远。”

老李点头称是,昨天都梗了一个了,可不是不远么。

他又问道:“小冯他什么时候能醒?”

“这个不好说,他现在大脑处于保护性深度睡眠状态,估计还得等一阵子才能醒。”

“真能醒?”

“时间长短不好说。”

老李锃亮的脑门子上的冷汗再次冒了出来,作为一个玩数据的,他很想问大夫,他口中的‘时间长短’的后缀到底是秒分时,还是日月年。

……

还是那个梦境,不过此刻的冯宇感觉可跟以前完全不同了。

他以前梦到这个空间的时候,都是飘荡在空间中的,可以飞来飞去的观察和感知整个空间,自由飞翔,十分哈皮。

可现在,他发现自己的视角虽然可以转动,可‘眼位’却被固定住了。

他发现自己此刻正在空间的中心,可以看到空间中任何一处地方,却唯独看不到那颗活得很辛苦的大树。

“难道……我成了树?”

这个想法一出,冯宇就感到自己的脑袋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打了一下,又疼又晕。

他很想醒过来,离开这里,可却怎么也办不到,想要眼睛一闭晕过去,却更加办不到,只能‘呲牙咧嘴’的忍受着,连喊叫都不行。

像是一瞬间,又像是过去了好久好久,那种疼痛消失了,冯宇也明白了那种疼痛因何而来,是记忆灌输带来的。

……

那是一片处处都透着蛮荒气息的大地,穿着兽皮的人类围绕着巨树朝拜着,咏念着它的名字——甘木(gan)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