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科幻·灵异 > 阴行风水师 > 第四十章 五谷辟邪
听书 - 阴行风水师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四十章 五谷辟邪

阴行风水师 | 作者:道爷慈悲| 2020-11-18 12:56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“那老太公好好的人,为什么死后会变成这样?”

最近接触的事情,让臧飞鱼的世界观发生震荡,借助这个机会,终于肯虚心求教起来。

“人的生前和死后,完全是不同的。你不能拿生前的状态,来衡量死后的情况!”

“亡魂毕竟是邪祟之物,从它诞生那天起,就带有容易滋生各种负面的情绪,稍微有点不如意,就会变成厉鬼!”

“当然,不可否认的是,有很多的亡魂,在死后因为带有生前的意识,会把生前眷恋的事物,变成死后的一种执念和或者怨恨的源泉。”

“有些亡魂的执念,是可以化解的,但是有些却难以化解,甚至会贪心不足!这种情况往往就比较难办!”

当然,截止到目前,我还没有遇到过不讲道理,或者贪心不足的亡魂。

但是爷爷曾经跟我说过,人心贪婪,鬼魂也不例外。

有一年,同村的烂赌鬼林三两去世,他儿子也没啥钱,无法风光大葬,就用一卷草席一卷,挖个坟坑就将他埋了。

唯一的陪葬,就是扎了一座房子给烧了过去。指望着没有棺材,但是纸房子能够让自己的老爹在另外一边,有个地方住。

这纸扎的房子烧了之后,哪知道这林三两不满意,居然频繁的托梦给他儿子,说我爷爷扎的房子有问题,雨天漏雨,冬天寒冷,夏天又太热等等。

我爷爷被缠的没办法,就免费重新给他扎了一个。

哪知道这林三两还是不满意,还是来纠缠。

要知道这扎纸是小本生意,赚不了几个钱,扎两个就亏本了。

而林三两的儿子又不认账,说爷爷的手艺有问题,非要我爷爷扎青牛白马,金山银山的给他爹烧过去。

爷爷心中恼恨这父子两人,一人一鬼贪心不足,就直接将四根柳木削尖了之后,钉在了林三两的坟堆的四个角上。

当天夜里,这林三两的鬼魂,手脚滴血,哭喊着来找爷爷。怒骂他怎么如此狠心,下此阴毒的手段,来祸害老邻居。

爷爷也不客气,当场就斥责一番,警告他如果再来纠缠,就不是只插四角了,直接第五根插在他的坟头上,教他永世不得翻身!

如此一来,这林三两怂了,哭喊着磕头求饶,以后再也不敢来骚扰。

爷爷这才答应放过他,第二天就把他坟角的四个柳木桩子给起了出来。

所以做这阴行的,规矩和手段都不能缺。爷爷说的很清楚,不要逞能,因为很多事情都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
但是也不能太软,否则容易被鬼欺。

做阴行,要有菩萨心肠,更要有霹雳的手段!能够沟通阴阳,化怨积德,也要震慑亡魂保护自身。

从我自己正式做手艺以来,无论是刘兴元还是赵家父女的事件,无不验证了这一点。

而赵家老太爷则是直接走入了一个极端,昨天我已经给了他机会,但是发现根本没有和解的可能。

所以最后将其困在铁围城中后,我才会想着利用收魂的法术,直接将他囚禁起来。

跟臧飞鱼随意的聊了一会之后,我就困意袭来,昨天没有睡好,现在实在扛不住了,就躺在椅子上睡着了。

等到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了。

我一看天色,已经很晚了,顿时一惊,埋怨道:“哎呀,你怎么不叫醒我!”

“我这不是看你挺辛苦的嘛!”

臧飞鱼噘噘嘴,没想到这冷面美人,也有善心的时候。

“你的好心我收到了,可是这样就耽误了我为晚上做准备的时间了!”

臧飞鱼慌了,一下子想起了晚上还有可能会遇到鬼影的事情。

“那,那可怎么办?”臧飞鱼急道,“要不,你晚上还是住在我们房里!”

“我那是住吗,我那是受罪好吧!早上起来,我浑身都疼,简直比受伤的还要厉害!”

我断然拒绝了臧飞鱼的要求,哪怕是与两个美女住在一个房间,我也不愿意。

又不是躺在一张床上,近水楼台也无法得月。

“三叔呢?”

“去帮忙找人,还没有回来!”

臧飞鱼回答的时候,语气硬邦邦的,估计是对我拒绝与两个美女同居,感到不满。

还没有回来,难道没有找到老太公的尸体吗?

没有三叔帮忙,我只能自己动手。如果那真的是有人在暗中谋划的话,对方绝对不会轻易罢休。

现在老太公被他一分为二,都成了杀人武器,尤其是那亡魂,来无影去无踪,我必须提前做好防备。

好在三叔平时都是生活在这里,所以家里的东西还是挺全的。

翻腾了一阵,总算是凑齐了大米、黄豆、茶叶、盐四样。

但是还缺少一样东西,我又跑到村口的小卖部上,换了一捧硬币,这才算是凑齐了五谷辟邪术所需要的全部材料。

我将这些五样掺和在一起,然后均匀的洒在了臧飞鱼他们两人住的房间地面,还剩下的一部分,我留在了一个大碗里,放在了两人的床头。

“你,你不是晚上就指望用这些大豆、大米之类的来阻挡那鬼影吧?”臧飞鱼吃惊的问道。

“你懂啥,这叫做五谷辟邪术!”

“这五样东西,单独都没有辟邪的效果,但是凑在一起,就不一样了!”

“将这些,洒在地上,鬼魂根本不敢靠近,如果要是硬闯,你就将这些剩下的部分,朝他身上散去,就可以将他赶走!”

听了我的解释,楚君宜还是有些心虚,“三炮,要不,要不,你还是呆在我们这房间好不好!”

“我也感觉不大保险,而且碗里剩下的,是不是也太少了,三两把就撒完了!”臧飞鱼也嘟囔说道。

“不行,我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,呆在这里不能看不能吃,我还是自己一个人住好!”我嘿嘿笑着说道。

当然,在内心里,我却预感今晚也不会太平,我恐怕无法呆在这里看守她们。

“我再给你们一样法宝护身!”

不过看到两人心虚,我又去外面,找到了一把扫地的笤帚,放在两人的床头。

“马三炮,我怎么感觉你这是在忽悠我们啊!”

“一把破笤帚,你也敢跟我说是法宝?!”臧飞鱼怒道,认为我是在敷衍,非常的不满。

“这笤帚平时都是扫地的,扫的都是各种垃圾污秽之物,所以对那些脏东西具有天然的克制下过,有扫把星君加持,放心吧!绝对是好宝贝!”

“如果见到那鬼影,直接拿这扫帚抽他,他绝对不敢靠近你们身边!人挡打人,鬼挡打鬼!”

我呵呵笑着说道,将扫帚在手里挥舞了两下,也放到了她们两人的床边。

臧飞鱼与楚君宜两人面面相觑,感觉我说的这两个方法,好像都不那么靠谱。

可是又见我说的认真,一时间之间也不知道真假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